436 茅山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茅山。

    九霄万福宫。

    此乃外殿,眼下却有数位元婴级别的存在,坐镇大殿之内。

    相比后世,茅山派变化不大,宗门掌门一职,亦非元婴上人,而是由一名结丹真人担任。

    此时,茅山掌门位居下位,因为在场除了他,其余皆为元婴修为。

    这么一群元婴上人中,有一位不是茅山门人。

    此人姓王。

    精通算道。

    乃是外客。

    当年茅山派(玉真子)追杀陈子文,便是请此人推算,成功算出陈子文身在浮罗山。

    后来由于凤凰胆,暂时停止了一切。

    如今,茅山派派人请其上山,这才出面数位元婴上人,待客于外殿九霄万福宫中。

    “王道友,仅是推算这座阵法,真的没有办法吗?”

    有一人问道。

    却是玉真子。

    他望着王姓算道元婴上人,一脸不甘。

    大殿之中,立着十六根柱子,布有一座熟悉的大阵。

    假如陈子文在场,定能一眼认出,这竟是召唤法阵。

    ——仔细观察,这座法阵居然是当初陈子文在浮罗山真仙观内布置的那座。

    茅山派当年围剿陈子文,陈子文虽然逃进鬼洞,召唤法阵却永远留在了真仙观。

    不想眼下竟被茅山派搬来了这里。

    此时,王姓元婴上人站在召唤法阵旁边,望着一根阵柱,对玉真子摇头道:“若推算单人或物,我或许可以一试;推算一座阵法,实在非我所能。阵法看似一致,却非同一事物,好比人与人皆是人,却不是同一人。

    “更何况据各位所言,此阵除了眼前,湘西某地亦有,要想推算出第三座位于何处,恕我无能为力,让诸位失望了。”

    王姓元婴上人说完,没有收下茅山派一早备好的金元宝,拱手告辞。

    这次前来,茅山派的目的,竟是想通过召唤法阵,推算出其它召唤法阵所在。

    陈子文判断得不错,之前慈航大殿一战之后,瓶山地宫那座召唤法阵,真的被人发现了。

    正因认出了瓶山地宫中的召唤法阵与当初浮罗山真仙观召唤法阵一致,茅山派这才动了心思。

    这些天,陈子文没去湘西,茅山却派人暗守瓶山。

    目的就是为了抓住陈子文。

    只是,当年浮罗山一役,陈子文弃真仙观数年不顾,茅山派觉得,守在瓶山地宫,与当年守着浮罗山一样,也许很难成功。

    若能找到另一座召唤法阵,在那边设下埋伏,守株待兔,希望更大。

    于是,众人一番商议,将真仙观中召唤法阵搬来茅山,派弟子找来算道高人,以召唤法阵为线索,推算瓶山地宫之外的召唤法阵。

    假如成功,也许陈子文设于云南虫谷中的那一座召唤法阵,就将暴露痕迹。

    不过好在阵法与阵法,存在个体间的差别,召唤法阵又过于复杂,寻常算道人士根本算不出来。

    茅山派派出大量弟子,好不容易寻得精通神算的王姓元婴上人,同样得到了失望的答案。

    “王道友慢走,些许外物还请收下。”茅山众人见王姓元婴上人告辞,客气地让掌门将一袋黄金作为谢礼奉上。

    无论成与不成,一位元婴上人的出场费,不能少了。

    尤其这位王姓元婴上人是灵幻界出了名的爱金如命。

    果真不给酬谢,大概就得罪了。

    不过这一次,王姓元婴上人推脱没要。

    茅山派此次请他过来,除了召唤法阵,还请他推算一头背生六翅的蜈蚣精下落。

    结果同样没能成功。

    王姓元婴上人坚持无功不受禄,坚决拒绝后,转身遁离九霄万福宫,离开茅山派。

    只不过,一离开茅山派,王姓元婴上人立马脸色变了变。

    他也许未必算不出什么。

    或许正因为算出了什么,才不愿蹚这趟浑水。

    甚至察觉到了一丝不妙……

    ……

    这些茅山派之人不曾知晓。

    王姓元婴上人走后,玉真子有些恼怒。

    他的身边坐有一人,体型高大,气息却有些熟悉。

    此人便是不久前被陈子文毁去肉身的玉真子的师兄。

    如今换了副面孔,说明玉真子的师兄已找到了一具契合的肉身,进行了“夺舍”。

    与玉真子不同,这位身具土灵根的师兄天资绝顶,本有成就天仙的雄心,如今彻底没了希望。

    这使得玉真子内疚。

    茅山派系林立,真正与玉真子交好的,唯有这位师兄,如今却遭到了自身连累。

    “真的没有办法找到那贼子了?”玉真子说道。

    他望着众元婴上人。

    这些人中,有一道身影陈子文曾于民国时期见过,此刻颇有些年轻气盛道:“按我说,就该将燕赤霞那群人擒下!这些人与那陈子文相识,必有关联。抓来茅山,以此
(快捷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